【两岸青年“友”话说】山河、岁月与民谣

2018年09月21日 14:46 来源: 中国台湾网—青年公社

图片.jpg

点击图片了解“两岸青年‘友’话说”征文活动详情

近年来,两岸交流逐渐深入到民间各个领域,尤其是青年之间的交流更为热络,成果可喜。每年有数万名两岸青年在经济、文化、体育、科技等各领域展开深入的交流合作,发生了很多感人、温馨、珍贵的两岸交流故事。本期主人公是一位来自大陆的女孩,这是她写给“台湾民谣之父”胡德夫先生的一封信,四十几年前的故事如今依旧令人动容,台湾民谣的存在也给作者带来了很多的思考,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封信吧

胡德夫先生:

展信佳!

冒昧将您的名字写在收信人一栏处,望见谅。说来很羞愧,这封信本不是写给您的,而是写给台湾民谣的。但我想,台湾民谣这位四十出头的神秘人士大概是只有“台湾”这一个大地址,而没有具体住址的,盲目投递恐怕还会麻烦到因找不到地址而头疼的邮递员。所以,我准备把这封信寄到作为“台湾民谣之父”的胡德夫先生那里,也就是您那里。在写上您的名字后,我又有了许多话想对您说。这封信便“易了主”,成为一封给您的信,劳您费神读信。

年初,无意中看到《Ode to Time》这部纪录片。看到陶晓清对着老掉的茄子喃喃道“已经老了,不能吃了”时,我在被窝里红了眼眶,您的歌声回荡在耳边。四十几年,一晃而过。四十年好像很长,几乎就是我现在年龄的两倍;四十年好像又很短,当年的台湾民歌推动者大多已苍苍。1975年,您和杨弦等人在中山纪念堂举办“中国现代民歌之夜”,现代民歌这个概念“冲破了人们的想法”,并迅速传到全台各地区;而1976年,您的挚友李双泽在唱歌前扔出可乐瓶,这个饱含情怀的可乐瓶硬是砸出了一场“唱自己的歌”的运动。我想我是不适合在给您的信中重提这些“老掉牙”的历史事实的。我想说的是,在四十二年后的今天,当我在黑夜中戴着耳机听《美丽岛》时,我的胸中仍是汹涌澎湃。“勇敢的人民”一步一脚印,创造出了属于所有人的台湾民歌!

于我而言,台湾民谣的存在教会了我更好地去思考、去生活。昨夜,听完《菩提树下》后,我给好友发去了一句话:“寒夜静悄悄,往昔乐陶陶。”对方回复道,“你是不是大半夜又听胡德夫的歌了?”我哈哈大笑,原来听您的歌是藏不住的。他们说我年纪轻轻就爱听您的歌,听着听着就被沧桑的故事包围了。但是,被山河与岁月包围有什么可怕的呢?在歌声和故事里,我一次次看见过去的自己向我挥手再见,催促着我往未来奔去。

您的《时光溯游》在京签售时,我恰好在北京游玩。匆匆忙忙赶到创业大街后,我加入了长长的签售队伍。看见那么多年轻人喜欢您,我不禁想起您的老师余光中先生对您的评价,“宛如在厚壮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深沉的大风箱”。现在,这只“大风箱”为两岸无数的听众缓缓诉说着时光的匆匆。

听说您的身体近来不是很好,上次在美术馆看见您时,边上已有搀扶的人。或许我该早早结束这封信了。牛背上的小孩还在菩提树下感慨时光的匆匆,美丽的稻穗已在太平洋的风的吹拂下成为一幅岁月的画。而远处的美丽岛,橄榄树下,芬芳谷边,天涯无涯,少年的中国正在最最遥远的路上追寻属于他、属于时代的答案。

谨祝康安,万事遂顺!

2018-9-16
大地恍神的孩子



文章作者:04bd****l24@sina.com(点击进入作者个人主页)

[责任编辑:张露露]